收藏本站 | RSS订阅电脑设备,通讯资讯,消费性电子,产业动态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最新产品 » 正文
01月20日

对话3GPP RAN2主席Johan:通信圈最神秘的组织是如何工作的?

作者 : admin | 分类 : 最新产品 | 超过 1269 人围观 | 已有 0 人发表了看法
原标题:对话3GPP RAN2主席Johan:通信圈最神秘的组织是如何工作的?| 5G先锋圈

编者按: 6月6日,工信部向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和广电下发5G牌照,正式开启5G商用时代。为了全方位报道5G,在成功举办《元年·潮湃 首届搜狐科技5G峰会》之后,搜狐科技重磅推出了《5G先锋圈》,通过“5G大探营”、“5G大讲堂”、“5G大扫描”、“5G先锋100人”等多个子栏目,清晰展现5G的勃勃生机。

我们将探访,走进企业,走进研究机构,追寻最前沿5G技术、应用场景。

我们将开课,邀请顶尖专家、企业高管,为公众答疑解惑。

我们将扫描,梳理产业链中顶尖公司的5G大战略。

我们将记录,记录产业最前沿的研究者、企业家,他们在5G上付出的努力。

本文为“5G先锋圈”系列报道第23篇——“5G大讲堂”对话3GPP RAN2 主席Johan Johansson。

对话3GPP RAN2主席Johan:通信圈最神秘的组织是如何工作的? 最新产品 第1张3GPP RAN2 主席 Johan Johansson

嘉宾简介:

Johan Johansson从事通信行业25年,目前为联发科瑞典籍技术专家。2019年8月28日,Johan Johansson当选3GPP RAN2 主席,并为Rel-16的完成及后续版本的标准化工作做出贡献。

文 | 搜狐科技 杨锦

2018年爆发的“投票门”事件,除了致使联想的企业形象一度跌至谷底之外,还让3GPP这一行业组织大范围“出圈”,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随着5G的商用,以及R16标准冻结、R17标准的立项,对5G发展起着至关重要推动作用的3GPP,仍然是重要角色。

3GPP是做什么的?

在外界看来,3GPP是一家制定标准的机构,Johan则认为,3GPP其实是做规范的,真正的标准是由世界各地的组织伙伴 (organizer partner)基于3GPP的规范制订自己对应国家的标准,比如CCSA就是中国的通信标准。

展开全文

“如果我们知道整个3GPP的发展之路,或许就可以了解整个通信的发展之路”。

19世纪80年代模拟通信出现,也就是大家熟知的1G,1G设备非常大,成本高,所以当时并不为广泛应用。到了上世纪90年代,数字通信出现,数字通信最大的用户场景是语音业务,目的是为了增强语音的通信质量和SMS(短信),手持设备体积小,可以作为大家日常用的通信设备,由此,通信做为一个产业开始发展起来。

Johan说,当时的标准是GSM以及EDGE,它不是全球化的标准,而是欧洲标准,只是因为GSM获得比较大的成功,后来其他国家陆续加入GSM的行列,用户越来越多,开始形成一个巨大的产业生态系统,当大家知道这个巨大的生态系统可以为整个产业和普通民众带来好处的时候,3G应运而生,3GPP的第一份工作便是为3G确定标准

目前,3GPP有来自39个国家的400个公司,参会人数也越来越多,每年可以达到五万人,其大部分的工作通过会议的形式进行,需要产业界很多的公司来参与,讨论技术的提案和方案,除了制订规范和标准之外,更重要的是要想清楚接下来要做什么样的功能、下一个项目要实现什么样的技术

投票与折中方案

据Johan介绍,3GPP的组织由不同的工作组组成,包括RAN(无线工作组)、 CT(核心网、服务层的协议)和SA(系统协议),其中,最重要的就是RAN,即无线接入技术,核心技术大部分是在无线接入组讨论完成。

而RAN组又有三个重要的小组——RAN全会、RAN1和RAN2,RAN全会管理整个RAN的工作,有点像管理层,RAN1和RAN2是大多数公司关注的,集中了整个3GPP核心的技术。在RAN1讨论物理层的技术,RAN2 是协议层比如媒体接入层MAC、无线链路层RLC,以及控制层等,所以RAN1和RAN2也是与会代表最多的两个小组。

看似公开又神秘的3GPP,实际上是靠提案驱动的,如果有公司想参加3GPP的会议,首先需要带来一个提案,并拆解称非常具体的提议,对于解决方案给出非常充分的理由和证据,并在会上亮出你的观点,各公司会进行讨论、辩论甚至有激烈的争论,最后达成共识

为什么各大企业不远万里跑到世界各地参加3GPP的会议?在Johan看来主要有三点,一是大家都想做一个全球化可用的移动通信标准,这是从业者共同目标,二是有些公司推一些提案的时候回有自己的IPR(知识产权),这样可以得到授权的利益。还有一些公司根据自己的产品规划,决定哪些功能是需要在规范里定义的哪些是不必要的,让自己的产品在市场上更有竞争性。

他说,整个3GPP的氛围非常具有竞争性,可以看到每一个去参会的人,他带着自己的提案演讲的时候,所有听众都会持否定和质疑的态度,所以你想在3GPP上被接受是非常困难的

因此,3GPP有一条重要的规则是折中方案,有时候也会用投票的方式,如果在充分讨论之后,所有决议都举步维艰没有办法决定的时候,就会用最后一招,就是投票

他举例说,比如有100条决议,华为觉得80%是我们公司的,爱立信觉得有90%,每家公司这么说其实都是对的,但最后我们可以看到,所有的决议都是大家互相妥协和折中的结果。

而作为3GPP RAN2的主席,Johan的工作并不轻松,他现在每次开会收到的文稿都有上千篇,这些不可能每一篇都拿到会议上讨论,于是,Johan第一步需要把这些文稿筛选出来看哪些是需要处理的,再对他们排优先级。

“其实主席的工作量非常大。主席在会场上必须让整个讨论非常的有建设性的而不是发散的,所以他会阻止并不合理的争论”。

他指出,有些公司故意说一些论据让别人觉得很迷惑,阻挠整个进展,所以主席必须有鉴别能力,知道哪些是对的,哪些是不对的。最后做决定的时候,主席还要决定哪些是现在必须做的,哪些可以在其后做出。在整个会场中,主席是所有人里最具影响力的人,意味着他必须要好好工作,如果不好好工作就会被其他公司垢病、批评。

5G待解难题

我们正在从4G到5G发展的路上,在5G全面商用的过程中,依然有些问题等待解决。

Johan说,5G主要支持的业务包括无线宽带、工业互联网、机器通信以及低时延高可靠性的通信,无线宽带和LTE差不多,而机器通信或者说IoT,要求设备低功耗、长续航,且成本要很低。接下来会慢慢扩展到高可靠性、低时延的业务类型,现在考虑在5G NR的时候如何才能同时实现这两个技术指标。

不仅如此, 5G还要解决容量与兼容性的问题。3GPP组织想了找到很多新的方式来提高5G的兼容性,比如MIMO会在未来做持续的增强,支持URLLC以及网络侧的技术,这些都是为了支持5G的灵活性。

他透露,“NR的规范可能是LTE规范的4到5倍之多,意味着我们的NR系统非常灵活,同时也非常复杂。”

我们知道5G协议规范主要包括R15、R16和R17三个阶段,R15标准已经于去年全部完成并冻结,目前全球范围正在商用的5G服务,主要还是基于Rel-15 NSA模式。

Johan透露,R15上面并没有增加新的应用场景和用例,而是着力于5G的能效提高,需要能效更高、功耗更低。而 R16的技术主要服务于产品,大概会在2020年6月份使用,R17现在也已经立项开始讨论

Johan认为,今天智能手机的成功,3GPP组织发挥的作用巨大,它为行业带来了一个健康的生态。而5G,也将是未来智能手机、IoT、工业互联网等产业发展的关键要素。

对话3GPP RAN2主席Johan:通信圈最神秘的组织是如何工作的? 最新产品 第2张

上一篇:工信部:5G、区块链等前沿技术将赋予软件业发展动能 下一篇:刘强东:2020年京东将关注下沉市场、技术与服务、国际化

额 本文暂时没人评论 来添加一个吧

发表评论

必填

选填

选填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   2020年2月   »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
网站分类
搜索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