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快报正文

高考前夕,他独自留守门卫室78天

原标题:高考前夕,他独自留守门卫室78天

7月24日,是市第五中学高三学生高考后返校的日子。清早,学校大门口就热闹了起来,校保安队班长李广军站在这里忙得满头是汗,给孩子们一个个测体温、做登记。

“这是保护他们的安全,马虎不得。”50岁的李广军一脸严肃,看看测完体温欢快地跑向校园的学生们,又露出笑容,“今年这些孩子不容易啊,先是因为疫情在家学习,高考前又在学校封闭了两个多月,考完了就是胜利!”

高考前夕,他独自留守门卫室78天

李广军在门卫室查看记录。

高考前夕,他独自留守门卫室78天

李广军在校园巡视。

其实,迎来这场胜利的过程中,李广军一直在跟学生们并肩“作战”。

学校进行封闭式管理、备战高考的两个月里,需要一名保安员留住在门卫室。李广军主动请缨,一个人守在了这个岗位上。

“一个人一个大门,一共78天。”李广军数了数日子,憨憨一笑,“不过也快,一晃就过来了,就像转眼我都在这个学校当了十多年保安了,心里那根安全的弦从来没敢松过,到了关键时刻,不让留下咱都不安心啊。”

展开全文

爱岗敬业,对学校比家还要熟悉

2006年,李广军进入河北中盾保安公司当上了一名保安员。3年后,他被分配到了市第五中学,从此一直在这里工作,到现在已经11年了。

“校园的安保工作主要是保证学生的安全,还要配合学校的各种活动。”李广军刚到学校不久,就体会到了这份工作的分量,“孩子们年纪小啊,啥事都要多叮嘱,别看咱做的都是些小事,但身上责任挺大,一点儿也不能放松。”

李广军总是一丝不苟地对待工作中的每个细节。每天早上5点半,他会第一个来到学校,打开大门,清扫路面,等待师生们到来;上课铃响后,再锁上大门,在校园里一趟趟巡查;有学生进出,严控请假事由;学校有活动,和同事们拿出安保的方案……

李广军的家离学校不远,但十多年来,他从未回家吃过午饭,“我们白班岗上人少,虽说中午没啥事了,但离开一会儿也不安心,就趁有人能帮着看一下的时候,花几分钟买份饭,赶紧跑回来。”

有人开玩笑问老李,“天天‘长’在学校,是不是比对自己家还熟悉了?”李广军一琢磨也乐了,“还真是,家里东西摆哪不一定知道,学校教学楼的7个大门、几十间教室,竹林、体育场、围墙,还有几个井盖闭眼都能想起来。”

“咱这个工作别看简单,但必须要时刻绷着弦。”李广军说。一次在校园里巡逻时,他发现西北墙角的车棚正在冒烟,赶紧跑过去找到了从墙外扔进来的烟头,防止了更大火情的发生。

这件事让老李坚定了想法,“要不是巡逻次数多,就不能及时发现火情。安全的事差一点儿,后悔就晚了,咱在这个岗位上,就得负起这个责任来。”

封闭期间,独自留守门卫室78天

两个多月前,李广军在他熟悉的岗位上,接到了新的任务。

为了防控新冠肺炎疫情,学校按照要求让高三学生返校,进行封闭式管理备战高考。此时,门卫也需要有安保人员来留守,配合安全工作,并且留下的人也同样要封闭留宿。

“我一个人留下就行,我在学校工作时间最长,啥情况都遇到过。”李广军主动接下了这个任务。

“当时大家都挺感动,李哥家里也有不少事,这一留就得到高考结束了。”学校保安队负责人孙承说,“学校和公司领导问他有啥困难和需要,他都说没问题,你想想一个人守在门卫室70多天,有多难熬啊。”

跟学校一起进入封闭管理后,李广军的日常工作又加上了校园消毒一项,每天背着药箱喷洒几遍消毒液。一些家长有事来到学校门口,老李还要负责联系老师、学生,每项工作他都按照要求做得十分认真。

“做完这些事,周围就很静了,前院就我一个人,吃住都在门卫室。”李广军说,“有时候也挺寂寞的,但晚上往高三楼一看,亮着光的窗户里孩子们都安心学习呢,我守着他们,心里还挺踏实的。”

7月8日,高考结束后,完成考试期间安保工作的李广军才回了家。

“看他那天从门卫室出来往家走,表情挺轻松,跟平时下了班一样。谁能想到这是个为了大家安全,默默地奉献了78天的人啊。”孙承说。

11年守护,毕业的学生还会来看他

24日中午,学生们还在陆续离校,李广军继续在门卫室忙碌着,偶尔回答记者几个问题,听到门口有稍大一点儿的响动,就下意识地转头去看。

“干了11年,都习惯了,有啥动静都看上一眼,学校里的事得时刻注意着。”李广军说着,有学生来借东西,他笑呵呵地递过去,“这不,又送走了一届,其实在校时我对他们挺严的,是个唱黑脸的。”

李广军平时严格按学校要求执行职责,看到有学生调皮、违反纪律,他都赶紧上前劝导;门卫值班时,学生的请假条不合格,也从来逃不过他的眼睛,“现在咱严一点儿,认真一点儿,是对孩子们负责。”

而工作以外,热心肠的李广军却总乐呵呵地帮助学校的师生们解决困难。

第五中学门前的小路临近居民区和另一所学校,每到上下学时段都非常拥堵。于是,多年来李广军就成了这条路上的义务“疏导员”,每次都要看着交通通畅、学生们散去才收工。

“他是真正关心学生们的安全。”孙承说,“所以在老师、学生和家长那里,李哥的口碑都特别好。”

11年的时间,李广军在学生们口中,从“李哥”变成了“李叔”,依旧亲切。这几年,也经常有毕业的学生回学校时,专门进门卫室跟他坐一会儿。

这是李广军最开心的时刻,“怪感动的,孩子们还都记得我。咱的工作虽然很平凡,但只要全心全意地付出,就会有回应,我特别为自己的岗位骄傲。”

记者:王鸽

编辑:刘伟

责编:侯红玲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