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数码资讯正文

超级母体背后,中国吉利的正面“战争”

原标题:超级母体背后,中国吉利的正面“战争”

超级母体背后,中国吉利的正面“战争”

本文共 2460字,阅读全文约需 6.2分钟。

新冠疫情终结了合资下探,自主向上的“试探期“。

6月,中国品牌市占率跌到了33.5%的十年历史低点。此时,中国品牌的领军企业,长城先在7月20日发布了“柠檬、坦克和咖啡”三大技术平台,作为全球化发展的基础;24日,吉利宣布将以贡献60万辆销量的CMA模块化架构正式命名为“超级母体”,开启其“科技吉利4.0时代”。

一系列动作的背后,是中国品牌面临与国际品牌的正面交锋。

1

决战10-15万元级市场

超级母体背后,中国吉利的正面“战争”

我们要加速升级,再不升级就会踩空。远景要变成帝豪,帝豪要变成缤系列。” 吉利品牌销售公司总经理宋军在今年成都车展的采访上表示。

宋军表示,上半年吉利品牌旗下10到15万的产品销量超过了35%,其中ICON、博越Pro这样3.0精品车时代10万元以上的产品贡献了70%以上的销量,远景家族这样的入门级产品销量占比则开始萎缩。

展开全文

这是消费升级和市场大势的推动,也是吉利的主动选择。宋军表示,从大吉利战略出发,吉利品牌负责18万元以内的市场,核心是10-13万元级别。

“10-15万元区间将是中国品牌和世界品牌决战的核心战场。”

今年一季度中国品牌经历了短暂的份额提升期,中汽协数据显示2月份甚至超过了50%。但至6月已降至33.5%,与2010年2月的月度历史最高点相比降低了17.1个百分点,甚至也低于“11连降”的2014年38.44%的份额。

这一过程背后,是中国品牌10万元级以下的基盘市场逐渐萎缩的现实困境。

10万元以下级的汽车消费市场流失比较明显,而且还有相当一部分用户从10万元升级到了10-15万元级别的市场。”中汽协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付炳锋在七月份的媒体沟通会上也表示。

豪华和中国高端品牌的增长可以佐证这一判断。

乘联会数据显示,16-25万元的豪华入门级车型销量贡献已从2015年的11%增长到如今的14%。售价区间分别覆盖6-12万元和5-11万元的宝骏、五菱品牌,中国品牌排行榜中从2018年的第二和第七,滑落至6月的第七和第九;定价10万元以上的领克和WEY,排名从2018年的31和21,攀升至6月的12和20。

不再是合资品牌主动下探,中国品牌主动向上。固有市场萎缩,消费结构升级,直接将中国品牌推到了合资品牌的面前进行决战。

2

超级母体加速升级

超级母体背后,中国吉利的正面“战争”

如何加速升级?吉利拿出了“超级母体“。

超级母体是世界级模块化架构孕育体系,具有全球的战略意义”。宋军表示,“ 3.0时代我们已经可以挑战所有的合资品牌,并且局部超越合资品牌,当科技吉利4.0时代模块化架构上来后,可以挑战所有50万以上的豪华产品。

CMA模块化架构对市场来说并非新事物,早在2016年便已正式发布,迄今 “诞生”了包括沃尔沃、领克、极星和吉利四个品牌近二十款车型,累计销量已超过60万辆,平均售价17万元。

如今,吉利将CMA以“超级母体”命名,具备领先行业15年的电子电气架构+安全、运动、智慧、形体四大基因,用以“持续打造高端、高价值、高性能的产品,塑造‘科技吉利4.0时代’的显性优势,助力吉利汽车向世界级汽车集团迈进”。

拆解来看,“超级母体”较之此前的CMA架构,融入了吉利更多的资源和技术成果。

超级母体背后,中国吉利的正面“战争”

四大基因中,安全是核心,超出配置范畴,构建了体系化的“全方位立体安全生态圈”概念;智慧则对车联网概念进行拓展,在全新一代的GKUI车机系统的基础上,将融入包括5G、吉利低轨卫星“天地一体化”、无人驾驶等前沿领域的数据和技术支持;运动性能表现将是CMA超级母体整体产品最为鲜明的特性,形体则是架构的基础功能,可“孕育”A0级到B级的不同车型。

值得注意的是,四大基因是与主流国际品牌看齐的技术集成,电子电气架构(EEA:Electrical/Electronic Architecture)则被吉利看作CMA超级母体的领先王牌。

该EEA采用了采用集中式的分布结构,使其能够向上兼容快速迭代的汽车电子产品,将传统燃油、混合动力和纯电动力与架构一同开发,满足未来15年汽车的进化。

具体而言,CMA EEA拥有4个域功能中央处理器,分别集中控制自动驾驶,车辆动态调整,智能座舱与车身舒适性功能。

算力上,智能座舱部分约为在2T FLOPS,并具备持续性能提升能力。

在速度上,CMA EEA通过采用FlexRay总线,单线传输速率为10Mbps,是传统CAN总线500kbps传输速率的20倍,且可应用双通道布局。

超级母体背后,中国吉利的正面“战争”

目前,绝大部分乘用车车企采用模块化分布式结构,即每个功能由独立的ECU控制,EEA是EUC各司其职,各不相关的“一盘散沙”。集中式则将整个EEA看作由“大脑”和“神经网络”构成的有机整体,由此大幅提升车内功能整合的协调性和车外信息联通的协调性。

目前采用域功能控制器,甚至跨域功能控制器的量产车型只有特斯拉Model 3,将上市的大众ID 3和凯迪拉克全新一代CT5也将应用类似的EEA架构。由此,采用域功能控制器的CMA超级母体EEA在市场上已具有相当的前瞻性,并具备持续迭代升级能力

3

GCPA-101体系加持

超级母体背后,中国吉利的正面“战争”

CMA超级母体中,还包含了GCPA-101评价体系

2019年,吉利正式发布了GCPA-101评价体系,其 基于CMA架构的评价体系,在大众"AUDIT"评审的基础上,参考了J.D. Power新车质量研究IQS、新车魅力调查APEAL、车辆可靠性研究VDS,以及日本的AVES的评价方法,总结出了中国用户的满意度评价方法。

值得注意的是,GCPA-101不仅是在设计、生产端由“吉利人“站在中国用户角度,从主观的尺度进行把控,而且还涉及到了销售、售后的全流程。

我们开始调整经销商内部运营的服务评价标准:客户是否满意?如果你的回头客很多,成交速度变快,满意度变高了,你做了什么都不重要,你都是对的,一切以用户体验为主。”宋军表示。

宋军认为,GCPA-101是吉利作为中国品牌,在中国市场与国际品牌竞争的独门利器。“中国品牌在挑战合资品牌过程当中,中国品牌没有距离,更加有亲和力更加有温度,更加了解中国消费者内心想要什么。

GCPA-101也是吉利独有的,首部中国原创的用户满意度评价标准。未来这个标准也可能会定义全球的标准,比如博越进入到宝腾市场后,就针对当地使用需求去做相对应的转化。

与此同时,吉利的客户体系也在为超级母体加持。

作为中国品牌销量的三连冠,吉利累计用户已达到960万,并可能在今年年底达到1000万。巨大的基盘客户成为吉利继续生产的土壤,仅二季度便有27%的保有客户换购吉利品牌产品,推动其市占率进步提升。

“高端化是中国品牌共同面临的课题,第一需要时间,第二需要一系列的产品,第三需要更多的人去体验我们的产品以及服务。”宋军在采访结束时表示。

此刻,正面“战争“已经打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