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数码资讯正文

电池共享模式先驱变“先烈”?上亿押金化为乌有 “小瓶你好”真的好吗?

原标题:电池共享模式先驱变“先烈”?上亿押金化为乌有 “小瓶你好”真的好吗?

如果将时间倒退到2020年初,“小瓶你好”还是业内风光无两的电动车电池共享模式先行者。但到了现在,它已成了被爆业务瘫痪,公司资产转移,被各地经销商堵门维权的过街老鼠

电池共享模式先驱变“先烈”?上亿押金化为乌有 “小瓶你好”真的好吗?

初期的野蛮生长 如今的惨淡收场

不知道当最早加盟的经销商们发现“小瓶你好”app中货款无法提现、后台无人理睬、许诺发来的电池也了无音讯时,恍惚间是否回想起2017年加盟会上,初见公司描绘的百亿级市场前景时的雄心壮志。

小瓶你好上线于2017年6月,主推电动车电池共享租赁业务,凭借宣传低加盟费用与高利润,不到2年的时间就发展了2000多家线下门店,生长速度令人吃惊。

据了解,小瓶模式大致为:交2万元的加盟费,再交2万元的押金,即可向加盟商提供价值2万元的周转电池。

作为加盟商,所有的押金与现金流都进入小瓶平台,再根据一定的比例,返给加盟商提成。

看似有利可图的生意,加上新经济模式与公司强大实力的背书,一时间人人趋之如骛,加盟会在全国各地开得红红火火。

一直如此,直到大厦倒塌。

电池共享模式先驱变“先烈”?上亿押金化为乌有 “小瓶你好”真的好吗?

展开全文

小瓶你好背后的操盘公司“云电科技“宣称,19年全国加盟商就会超过6000家。但事实证明,到了2020年加盟商依旧在3000左右徘徊,这实际是一个信号:

这个单纯靠加盟聚拢资金,实际业务没有任何可靠盈利的模式,崩盘只是时间问题。

各方面疑点重重 众人却视而不见

“小瓶你好“的运营模式并不复杂,就是以租代售,拿着经销商交的加盟费去宣传炒作,再拿经销商交纳的保证金去订电池,。这个模式本质上不仅没有起到减少流通环节、减少成本的作用,反而增加了运营成本。

电池常规渠道模式:电池工厂——电池总代理——电池分销门店——用户;

电池租赁渠道模式:电池工厂——电池租赁平台——电池总代理——电池分销商——加盟门店——用户

其中的流通环节变多,成本也大大增加,那么电池优惠的价格又靠什么在维持呢?

说回“小瓶你好“的幕后操盘公司:云电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根据注册信息,公司注册资本高达30000万元人民币,看似实力雄厚,但实缴资本为0。

电池共享模式先驱变“先烈”?上亿押金化为乌有 “小瓶你好”真的好吗?

且名下无土地、无工厂、无电池生产资质,一家典型的三无皮包公司;其大股东孙军,旗下至少有8家公司,而主要公司记录中,都有失信风险提醒。既无法保证电瓶质量,也无承担资金风险能力,将高达数亿的资金交到这样的公司手中,面临的风险可想而知。

但即使如此,一部分加盟商仍然在平台问题初见端倪的时候,选择继续迷信公司能解决问题,并扎堆举报指出问题的媒体。

元凶金蝉脱壳 留下一地鸡毛

目前尚未有权威数据统计,究竟有多少受害者,涉案资金有多少。但以小瓶你好初期2万加盟费加3万保证金计算,一个经销商需要投资5万元,2000家左右的门店,单是加盟商押金损失就上亿,更不用提平台未提现的返利与200万用户的押金,涉案金额可能高达数亿!

电池共享模式先驱变“先烈”?上亿押金化为乌有 “小瓶你好”真的好吗?各地加盟商损失惨重

目前已有加盟商组团前往公司维权,也有人到当地政府上访报案。而骗子公司也早已转移资产,换个马甲重出江湖了。

20年1月份,云电科技依旧在大张旗鼓地参加行业峰会,为旗下另一个项目“飞驴出行”共享充电桩招商引资,大吹法螺。

而这个新成立的“飞驴出行服务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与股东均为原云电科技高管。

尾声

当19年4月,小瓶你好宣布取消加盟费加速招商时,我们本该察觉;当提现周期从当天可提,逐渐延长至一月一提时,我们本该察觉;当寄来的电瓶变得粗制滥造,电量越来越不经用时,我们本该察觉。

但利字障目,我们都成了视而不见的“盲人”,忘了做生意的第一要务—— 谨慎。

这不是行业内第一个骗局,也不会是最后一个。想改变是好事,但面对任何看似光鲜靓丽的生意时,都不能忘三思而后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