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快报正文
原标题:长城脚下,小康村串成“珍珠链”

长城脚下,小康村串成“珍珠链”

长城像一条巨龙,在崇山峻岭之巅蜿蜒。长城脚下的河北许多村庄,曾经偏居一隅,山多地少,深陷贫困。如今,一个个小康村沿着长城串成“珍珠链”。

这里奋斗的百姓,珍视祖先留下的宝贵遗产,发展旅游、农家院、特色种植,日子一天比一天红火;守护长城、挖掘长城文化,知名度一天天提升;传承长城精神,变不可能为可能,山乡面貌整体改观,呈现出巨幅乐业图景。

背靠长城:吃“资源饭”

地处秦皇岛市海港区驻操营镇的董家口村紧邻长城,这里保存着的三座古城堡,以长城边墙雕花图案形式多样而著称。

临近中午,烤全羊的香味刺激着游客味蕾。这个只有460多人的小山村每年能卖出烤全羊6万多只,人均年收入上万元。一些村民还开着皮卡提供上门服务,将烤全羊卖到唐山、锦州、葫芦岛等地。

长城脚下,小康村串成“珍珠链”

游客在河北省秦皇岛市海港区房庄村的旅游景区内体验漂流(8月20日摄)。新华社记者 杨世尧 摄

展开全文

村里第一批开农家乐的“80后”孙丽立说,村里人均1亩多坡旱地,过去靠天吃饭。小时候交学杂费爹娘都犯愁。前些年,进村旅游路打通了,原生态长城吸引游客慕名而来。她当起了导游,有人让帮忙找个干净的农家乐,有心的她记在心上。

“咱这儿的村民不管男女老少,大多有股子不怕苦的劲儿。”孙丽立说,烤羊方法是自己摸索的,烤箱是找铁匠设计打造的。就这样从无到有,村里开办了近30家农家乐。

长城脚下,小康村串成“珍珠链”

这是河北省秦皇岛市海港区房庄村(8月19日摄,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牟宇 摄

初秋时节,义院口长城脚下的房庄村溪水潺潺,游客们漂流嬉戏。这个人均年收入2万元的村庄,10多年前却是河滩脏乱、道路坑洼的穷村,人均年收入不足千元。“过去青壮年都外出打工谋生,剩下老弱病残守着薄田种点玉米,日子过得实在不像样。”秦皇岛市海港区房庄村党支部书记房文平说。

长城脚下,小康村串成“珍珠链”

游客在河北省秦皇岛市海港区房庄村的旅游景区内体验漂流(8月20日摄,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牟宇 摄

2012年,在外做苗木生意的房文平回村任职,着手发展旅游业,建起山地漂流、采摘园、冬季滑雪等项目,年收入已达1500多万元。村里还成立合作社,利用闲置房屋打造民宿,统一分配和换洗被褥、洗漱用品,对外销售村民的水果、山野菜。从20岁小伙到70岁老人,只要有劳动能力都吃上了“旅游饭”。

长城脚下,小康村串成“珍珠链”

游客在河北省秦皇岛市海港区房庄村的旅游景区内体验漂流(8月20日摄,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杨世尧 摄

在迁安市白羊峪村,天南海北的人们游览古长城,品尝农家饭,体验田园风光。节假日繁忙时,顾客提前预订才能就餐。

白羊峪是明长城重要关口。日军在长城沿线制造“千里无人区”,白羊峪村房屋曾8次被烧。40多年前一场大水灾,村里近半耕地被毁,村民连续10年依赖国家返销粮维持生活。

当年生活苦,今天日子甜。白羊峪村党支部书记龚洁民说,村里修路、治河,经批准修缮文物观音阁,重建明代长城“守备署”,引入专业力量规范管理。如今,全村七成以上的村民吃上旅游饭,过上了小康生活。

珍视历史:吃“文化饭”

长城脚下,小康村串成“珍珠链”

河北省秦皇岛市海港区浅水营南村村民杨桂云(左)在采集桲椤叶(8月20日摄)。新华社记者 杨世尧 摄

长城沿线山坡上,遍地长着桲椤树,树叶宽大柔软、清香无毒。据史料记载,古代守城士兵就地取材发明了桲椤叶饼:高粱米磨成面糊在桲椤叶上,包上馅蒸熟,既方便又美味。当地逢节“逛城楼”、吃桲椤叶饼的习俗,一直沿袭至今。

这一传统小吃,如今被秦皇岛市海港区浅水营南村杨桂云发扬光大。作为下岗女工,她经历了创业赔本、欠下巨额债务等挫折。小时候常吃的桲椤叶饼,给她带来创业灵感,但在推销时却处处碰壁,一度绝望得想跳海。

“在采桲椤叶时,我想到先辈们修筑长城历经千辛万苦,我这点挫折又算什么?”她不断改进工艺,走高端路线,打造出特色名吃。2019年,杨桂云的企业销售额达2100万元,带动了上百人就业。

长城脚下,小康村串成“珍珠链”

河北省秦皇岛市海港区驻操营镇的长城保护员张鹤珊在长城上巡视(8月20日摄)。新华社记者 牟宇 摄

长城文化,正成为不少长城沿线村庄发展创业的宝贵资源。秦皇岛市海港区板厂峪村许国华曾是一个“煤老板”,20年前他关掉煤矿,当起了长城保护员,却意外在长城脚下发现了石雷、石炮和沉睡数百年的长城窑址群。

长城脚下,小康村串成“珍珠链”

许国华在板厂峪长城上巡视(8月21日摄)。新华社记者 牟宇 摄

在长城脚下长大、对长城有特殊感情的许国华投资建设板厂峪长城景区,并自费建起一座展馆,收集来自民间的长城防御兵器、火铳、长城文字砖、记事碑等1300多件文物,交由文物部门指导和管理。

板厂峪长城景区带火了村里的农家院生意和土特产销售,不少村民在景区打工,告别了土里刨食的苦日子。

长城脚下,小康村串成“珍珠链”

游客在河北省秦皇岛市海港区板厂峪村许国华建立的长城文物展馆内参观(8月21日摄)。新华社记者 杨世尧 摄

许国华定期巡护长城,还录制讲述长城文化和故事的视频,目前在微信公众号已发布了100多期。儿子许建峰子承父业,梳理多年积累的长城文字、图片资料,也当起了“长城宣传员”。

“过去,老百姓拆长城砖垒猪圈是常事。现在,村民都当起义务保护员。”秦皇岛角山长城脚下的北营子村党支部书记李成锁说。

角山长城,地处平原到山区的过渡地带,古时战争频发。如今,通过发展旅游,挖掘满族文化,日子一天比一天好。当地正在筹划实施的长城社区参与工程,将让北营子村百姓有更多参与感、获得感。

秦皇岛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陈玉国说,长城是中华民族的文化象征,无数中外人士喜爱长城、向往长城。只有保护好长城,长城才能更好地“反哺”一方百姓。

传承精神:吃“长远饭”

长城脚下,小康村串成“珍珠链”

河北省迁安市徐流口村村民在作坊中晾晒豆片(8月25日摄)。新华社记者 牟宇 摄

徐流口处在迁安市长城山野绿道东部起点上。这里曾是“有女不嫁徐流口,穷富不说路难走”的穷村。“过去,晴天人骑车,雨天车骑人,光棍汉多达七八十个。”徐流口村党支部书记李春杰说。

如今,在村党支部的带领下,凭借着远近闻名的豆片制作技术、长城旅游资源、温泉罗非鱼养殖,徐流口村已变得村美人富。

长城脚下,小康村串成“珍珠链”

这是9月4日拍摄的河北省迁安市长城脚下的徐流口村(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牟宇 摄

群众富不富,关键看支部。基层组织带领村民绿化荒山、长远发展的故事,在长城脚下俯拾皆是。

“娃娃峪,坡连坡,山多地少光棍多。”这是40多年前,秦皇岛市海港区娃娃峪村的真实写照。如今,娃娃峪已改名龙泉庄,村民家家户户住联排别墅,多数家庭拥有小轿车。

长城脚下,小康村串成“珍珠链”

河北省秦皇岛市海港区龙泉庄村党支部书记温守文(左)在和村民交流板栗剪枝技巧(8月28日摄)。新华社记者 杨世尧 摄

面对着几千亩荒山,村党支部书记温守文带领全村走出了一条“绿色振兴”之路。没有水浇地,村干部带领村民修渠造田,一个冬天开挖淤泥10万立方米,新增耕地120亩;没有进山道路,就组织村民修路,一天干10多个小时,渴了喝溪水、饿了啃馒头,几年修路43条;发展产业缺水,硬是在石头地里打了9眼大口井……

长城脚下,小康村串成“珍珠链”

河北省秦皇岛市海港区龙泉庄村的民居(8月28日摄,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牟宇 摄

看准板栗产业后,温守文等村干部带头承包荒山种植,一时间漫山遍野都是造林植树人。如今,一棵棵板栗树已成为村民的“摇钱树”:全村人均500棵板栗树,仅此一项人均年收入超2万元。

大道岭是九门口长城脚下的小山村,村民不足200人,曾经是远近闻名的“穷村”,没人愿意当村干部。20年前,乡镇干部动员这个村在外做生意的王平忠回村。

回到“一穷二白”的村里,王平忠顺利当选村党支部书记,他个人掏钱37万元,带领群众治山、治水、治穷。如今,村里靠合作社引领,村民入股,搞特色种植和旅游业,人均年收入3万元,村集体资产达80多万元。

长城脚下,小康村串成“珍珠链”

河北省秦皇岛市海港区的长城旅游公路(8月28日摄,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牟宇 摄

秦皇岛市海港区委书记樊海涛说,近年来,海港区投资7亿多元打造全长175公里的长城旅游公路,串起了沿线40多个村庄,同时对长城脚下的河流进行生态蓄水和综合治理,实现了“一条路带富一方百姓,一座水坝带活一个村庄”。

“长城脚下的广大干部群众,都有一种坚韧不拔、刚勇有为的干劲。”走遍长城沿线村庄的东北大学秦皇岛分校教授吉羊说,长城精神一直在“生长”,人们正团结奋进、攻坚克难共筑新的长城。

● “风从故乡来”——行走长城村落(七):头道窝铺村

● “风从故乡来”——行走长城村落(六):界岭口村

● 秦皇岛相关市民请抓紧办理,否则影响供暖

编辑:仁子

审核:张学勇、张洪涛

来源 |新华社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