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数码资讯正文

【芯视野】半导体圈的“三昧虚火”该治了?

原标题:【芯视野】半导体圈的“三昧虚火”该治了?

100多天过会、成立仅几个月A轮融资十多亿元、多家市值过千亿元,半导体投资圈的惊人“数字”产生了无穷的魔力,掀起了资本狂欢的盛宴。数据显示,今年前7个月,半导体领域股权投资金额超600亿元,是去年全年总额的2倍;预计年底将超过1000亿元,达去年全年总额的3倍。

然而,翻开资本华丽的表象,却隐隐藏着深层的隐忧:君不见,3万多家创业团队纷至沓来有多少是投机心态而不是情怀使然、地方政府重金盲目布局空耗人力物力财力、再不IPO就是傻子的浮躁心态无尽蔓延、上市公司业务收入及利润难以支撑市值,危机四伏之下无论是企业、地方政府还是投资机构,如何能各就其位,衍生出更好的生态体系和行动力?

【芯视野】半导体圈的“三昧虚火”该治了?

企业:上市不是目的

“科创板的上市,让IPO门槛在降低,导致无限制的虚高,资本将经年积累的技术和项目几乎是一扫而空,扫入到二级市场,虽然短期内解决了投入不足问题,但随之而来的拔羊毛、割韭菜凸显。”厦门半导体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王汇联在2020集微半导体峰会直言,“但产业急需的技术、产业生态和产业关键环节得不到支持,这是非常要命的。

各类资本的涌入亦无可避免诱发半导体业的泡沫。尽管佩雷斯在《技术革命和金融泡沫的关系》明确提出金融泡沫是技术革命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而且对技术革命发展是有意义的。但王汇联认为,上市应该不是半导体企业的终极目标,拼命上市之后会发现二级市场很残酷,若干年之后能否存活都是问题。重要的是要着力建立技术生态、产业生态,而这不是砸钱就会有的,这需要时间和耐心,需要有遵循产业规律的敬畏之心和情怀,才能成就国内半导体业的“诗和远方”。

毫无疑问,资本市场对半导体企业的支持力度可谓“空前”。科创板注册制的推出彻底打开了中国先进科技企业的上市通道,同时也打通了一、二级资本市场,让各式各样的资本涌入硬科技赛道,赋予企业更多投入重大项目研发的空间与资本,同时也提出了相应的挑战。

所谓机难得而易失。华泰联合证券有限责任公司投资银行部副总裁张辉指出,一定要抓住时机尽快实现资本化,变强变大。但总有一天形势会变幻,资本市场对半导体企业支持的形势也会变幻。目前二级市场给半导体企业较高的估值,三五年后可能也会出现价值分化的情况,如果没有保持足够的猛劲,不断地去拓展产品线,甚至通过并购重组的方式实现外延或纵深的扩张,那么很可能会被市场抛弃。

展开全文

正如中芯聚源合伙人邱忠乐所言,并购重组始终是半导体行业发展的趋势之一,如果不注重有机增长和并购相结合,高市值会有很大概率走向回落。目前在国内的标的相对稀缺,可眼光放长远一些,采取跨境并购的方式整合。

地方政府:招商引资路径难行?

国内倾力发展半导体业不仅是朝野共识,更是举国体制。在这一体制中,地方政府发挥重要的力量角色。但在半导体风口的召唤下,地方政府都是争先恐后重金布局,月均近千亿元投资额的半导体新项目落地已然过于“生猛”。

“各地发展半导体业盲目性巨大,这实际上是对产业的理解和发展路径的不尊重,不仅带来了过度炒作、追高以及资源分散,更难以补齐技术短板,提升产业核心竞争力。”王汇联深刻地说,“招商引资并不适合这一产业,各地千万不能再以招商引资的路径来投入半导体产业,这样不仅容易上当,而且浪费巨大的人才物力和财力。”

王汇联进一步提及,北京、上海、深圳形成一个产业聚集地是有历史渊源的,半导体产业不是砸钱就会发展起来的,一定是时间、技术、人才、产业生态集聚到一定程度才会成长的。王汇联强调,各地方政府需要进行长远谋划,将定位、重点发展领域、阶段性等与区域资源、基础和产业认知形成匹配,最关键的要素还是能否培育内生动能,如人才、营商环境、平台支撑等,能否投之以耐心,能否做到持续政策支持等。

而不论是最近折戟沉沙的弘芯,还是之前类似如南京德科码和德淮半导体等的烂尾,都为地方政府的“盲目冲动”敲响了警钟。在这些空手套白狼的“骗局”背后,不仅是受损的供应商、承包商、受伤的员工以及上百亿元打了水漂的政府投资,更让人扼腕的是大股东似乎分毫未损,甚至还“马甲”一换,再到另一地另起炉灶,照样有地方政府“接盘”——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投资:坚持长期主义?

无论是承压之下催生的国产替代切入机遇,还是科创板注册制提供的更宽广的资金渠道,都使得半导体业迎来了系统性机遇,并为投融资活动创造了更大的空间,形形色色的投资机构塑造了差异化的投资风格。

除专业半导体投资机构如元禾璞华、华登国际、武岳峰资本等坚守经年,投资方向相对宽泛外,产业资本成为半导体创业者眼中的香饽饽,如华为、中电海康、小米等厂商正积极投资和扶持国内供应链企业。此外,头部VC机构中许多原本不投半导体的美元基金都相继加入半导体投资大军,红杉、IDG、高瓴等愈加活跃并出手果断。

伴随着无数热钱涌进半导体领域,一边是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一边是浮躁野蛮泥沙俱下,资本狂欢之下,谁是真正的半导体投资人?半导体领域投资如何避免入“坑”?

安芯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首席执行官王永刚提及,国内对于半导体的狂热使得初创公司刚成立就敢估值几十亿元,并且二级市场跟一级市场倒挂,科创板动辄出现数百倍的市盈率,估值虚高,远高过实际价值,这都是不可持续的,这也将考验产业投资人的智慧和政府的监管能力。

要有产业视角、真正解决行业痛点是云岫资本董事总经理兼半导体组负责人赵占祥的看法,他认为投资机构应关注卡脖子领域以及新兴应用,同时也要关注顶级创业团队。

赵占祥详细解读说,半导体制造、封测、EDA、设备与材料等“卡脖子”领域备受关注。在新兴应用中,3D感测、AIoT、第三代半导体、5G创造了大量增量市场:3D感测中的VCSEL、ToF等方向备受关注;AIoT中出现WiFi 6、UWB、Cat.1等新机遇;第三代半导体中氮化镓、碳化硅等方向的公司业绩增长迅猛;5G射频公司十分抢手。而无论是国产替代还是前沿技术创新均值得关注。

可以说,半导体投资是一个合作大于竞争的领域,这一行业产业链复杂、投资壁垒高,需要公司和公司之间、公司和资本之间合作,防止过度分散和低效重复。同时也是一个寂寞的行业,要有坚守十年以上的定力。正如璞华资本投委会主席陈大同所言,中国半导体产业正进入2.0时代,半导体投资一方面不能跟风,同时要有长期、艰苦的心理准备,不能贪图赚快钱,另一方面要与其他专业机构合作,众人拾柴火焰高。

最近高瓴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张磊即将问世的首部著作《价值》提到,真正的投资,有且只有一条标准,那就是是否在创造真正的价值,这个价值是否有益于社会的整体繁荣。将时间和信念投入到能够长期产生价值的事上,需要长期主义,它不仅仅是一种方法论,更是一种价值观。

长期主义,请以时间论英雄。(校对/Sky)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