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数码资讯正文

集成电路产业要实现“双循环”:千万别为了国产而国产!

原标题:集成电路产业要实现“双循环”:千万别为了国产而国产!

作者:董杰旻 来源:功夫财经

自2014年国家发布《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并于2015年设立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以来,我国集成电路产业加快了前进步伐。

今年上半年,在全球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和新冠疫情爆发的叠加影响下,中央从持久战的角度提出了“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的战略。

那么,我国集成电路产业如何实现“双循环”呢?

1

集成电路产业的基本情况与我国的现状

集成电路产业具有资本密集、技术密集和人才密集等特点,可以说是目前分工程度和全球化程度最高的一个产业。从上游到下游,集成电路产业可以分为设计、制造和封测三个环节。

我们可以把集成电路产业与图书产业做这样一个类比:集成电路设计相当于作者的创作过程,集成电路制造相当于印刷厂的印刷过程,而集成电路封测则相当于图书的装订过程。

由此可以看出,封测环节的技术含金量和人才要求相对不高,设计环节对设备和资本的要求相对不高,而制造环节则是技术、设备、资本和人才等要素缺一不可。

所以,我国集成电路产业呈现设计和封测较强而制造较弱的局面。这一结论在数据上也得到了证实:2019年我国集成电路的设计业销售额为3063.5亿人民币,制造业销售额为2149.1亿人民币,封测业销售额为2349.7亿人民币。

不仅如此,约50%的制造业销售额是由外资和台资在华企业贡献的,封测业的这一比例约为30%,而设计业销售额几乎全是大陆本土企业贡献的。因此,集成电路制造环节是我国的最大薄弱项。

集成电路产业要实现“双循环”:千万别为了国产而国产! ▲集成电路的产业链

集成电路产业要实现“双循环”:千万别为了国产而国产! ▲可以看出,在2014年以后设计业和制造业增长迅速

展开全文

2019年,全球集成电路销售额约4090亿美元,以我国设计的集成电路作为标准(即以本土品牌作为标准),我国集成电路销售额折合当年美元平均汇率约为444亿美元,所以我国的市场份额只有10.9%。

如果采取我国和全球的集成电路三业之和作为比较指标的话,那么我国的市场份额更是低至约6%。

此外,根据海关统计数据,2019年我国集成电路进口额高达3055亿美元,相当于进口了全球3/4的集成电路。同年集成电路贸易逆差达到2040亿美元,因此我国目前在集成电路上确实高度依赖于人。

集成电路产业要实现“双循环”:千万别为了国产而国产! ▲我国历年集成电路进出口情况

可以看出,进口单价和出口单价相差较大,意味着高端集成电路只能依靠进口。但这一现象近两年有所改善,我国正在朝中高端集成电路迈进。

但值得指出的是,我国出现如此巨大的集成电路进口额和逆差额,与“世界工厂”的发展模式是相关的。2019年,我国集成电路消费市场约为1446亿美元,与国产集成电路销售额存在1002亿美元的供求差距。

由此可见,2040亿美元的贸易逆差额中,其实只有约一半是为了满足本土需求,另一半则是组装到终端产品再出口的。但即便如此,我国集成电路自给率也只有30.7%,现状不容乐观。对此,国务院前一阵设立了在2025年集成电路自给率达到70%的目标。

集成电路产业要实现“双循环”:千万别为了国产而国产! ▲我国历年集成电路市场占比

我国集成电路的本土市场占比和全球市场占比在缓慢爬升,2025年要达到国务院目前制定的70%本土市场占比,其实有一定难度。

事实上,如果把考察范围进一步扩大到集成电路的上游产业的话,我国与国外企业的差距更为惊人。在EDA设计软件、硅晶圆和各种化学原材料、光刻机等核心设备上,美日欧占据了垄断地位。

因此,我国的集成电路产业建设确实是一场持久战。

2

我国集成电路产业当前面临的内外环境

近年来,国内外的政治经济局势愈发复杂,我国集成电路产业当前既享受到前所未有的利好政策,又感受到空前的压力:

一方面,以2014年发布《推进纲要》和2015年设立国家大基金一期为参照点,我国集成电路产业的资本支出增长明显,研发投入也有一定起色。不仅如此,国家在2019年多次强调加快推进“新基建”,其涉及的5G、物联网、互联网、人工智能、云计算、区块链等技术,都需要集成电路产业作为支撑。

到了今年8月,国务院印发了《新时期促进集成电路产业和软件产业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政策》,在延续了以往政策的基础上,对集成电路产业给予了力度更大、范围更广的扶持。可以说,我国集成电路产业在未来大有可为。

但一方面,近几年外部环境的恶化已经对我国至少部分企业带来了巨大负面影响。福建晋华因知识产权纠纷而被美国列入“实体名单”,目前已处于生存危机;紫光集团收购西部数据因美国海外投资委员会的介入而终止;中芯国际向荷兰阿斯麦订购一台EUV光刻机,但因美国政府向荷兰政府施压,导致该EUV光刻机至今没有交付。

当然,美国对我国集成电路企业的最大打压对象,莫过于华为及其子公司海思。2018年12月,美国指示加拿大扣留华为CFO孟晚舟;2019年5月,美国政府将华为列入“实体名单”,导致诸多供应商中断与华为的合作;到了今年5月和8月,美国政府利用长臂管辖原则两度升级对华为的制裁,华为明年的业绩很可能产生断崖式下跌。

正是在这种局面下,社会上“国产替代”或“自主可控”的呼声越来越高。

那么,在这种环境下,我国集成电路产业的“双循环”应该如何进行呢?

3

集成电路产业“双循环”:尊重经济规律

我们认为,集成电路产业“双循环”最核心的指导原则就是一句话,“尊重经济规律”。而这个简单的道理却恰恰是当下许多人所忽视的。

集成电路产业要实现“双循环”:千万别为了国产而国产!

具体而言,“尊重经济规律”至少包含以下几个层面:

一、集成电路产业是典型的资本密集型、技术密集型和人才密集型产业。因此,要加快我国集成电路产业的建设步伐,必须要从资本、技术和人才着手。

从近几年的国家政策来看,大基金一期已经明显带动了我国集成电路产业的资本支出,今年集成电路已经被设为一级学科,必然会对未来的人才培养带来巨大的正面效应,所以我国集成电路产业的当务之急是实现技术赶超。

具体而言有三条路径:一是通过引进更先进的设备实现技术进步,二是并购海外企业获得更先进的技术,三是通过自主研发。鉴于目前的国际局势,加大自主研发应该是最现实可行的手段,而这也符合“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的战略思想。

二、正因为集成电路产业是资本密集型、技术密集型和人才密集型产业,所以不可能在我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遍地开花”。

近几年有太多地方政府,甚至许多当地都没有一所高校开设了微电子专业的地方,都在上马集成电路项目。结果便是大多产业园都以烂尾告终,主要原因就是集成电路产业违反当地的资源禀赋,不具备竞争优势。

事实上,许多二线城市的集成电路项目都发生停工停业,南京德科玛、成都格芯、武汉弘芯等比比皆是。

不仅如此,集成电路产业的发展趋势是市场集中度越来越高,“遍地开花”只会分散本就不充裕的人才、资本等要素,并出现相同技术重复研发的浪费现象。

所以集成电路产业的“双循环”建设必须尊重经济规律,各地方应该切合实际条件进行发展,甚至选择不发展。

三、集成电路产业也是高度全球化的产业,其分工程度之细,导致包括美国在内的所有国家能做不到全产业链的国产化。

因此,确保产业链安全固然应该成为集成电路产业“双循环”的建设目标之一,但“100%国产替代”既不现实,也不是产业链安全的必要条件。

日本、韩国和欧洲之所以没有太大的产业链安全风险,主要原因是它们已经在某些核心产品上做到了最高端(比如韩国的存储器、日本的硅晶圆和化学材料、欧洲的设备),故而可以有效地反制“卡脖子”。

由此可以看出,要加强我国集成电路产业的安全建设,更现实的手段应该是注重维护和拓宽与非美国企业的业务往来和合作,并集中力量投入到一些核心技术和产品的研发上。

要加强对美国“卡脖子”策略的反制能力,我国并不需要夺取集成电路产业的整个阵地,只需要攻占几个制高点即可。如果集成电路产业以“100%国产替代”为目标,那么其实是走上了与外国产业链脱钩的“死循环”道路。

集成电路产业要实现“双循环”:千万别为了国产而国产!

四、国产替代需要遵循市场逻辑。集成电路产业虽然涉及军民两用,但它的主流市场终究还是民用领域。因此,国产自给率的高低终究是由市场决定的,由产品的竞争力决定的,而不是靠政策干预就能提升的。

值得指出的是,现在社会上有很多人抱着这样一个错误想法:如今我国集成电路产业受制于人,是80年代的“造不如买”政策导致的。

但这个想法有诸多不靠谱之处:

1、以我国在改革开放初期的经济水平来看,并不具备重点发展集成电路产业这种资本密集型和技术密集型产业的条件,就应该优先选择以劳动密集型产业作为经济增长的突破口;

2、我国在建国后到80年代所取得的集成电路产业建设成就并不高,因为很多技术和产品其实是科研单位的科研产物,其商品化程度完全不能和美日企业具备大规模量产的生产线相提并论;

3、也是我们尤其要强调的一点,80年代让竞争力更强的外国集成电路占领我国市场,其实大大加快了我国信息化的发展速度。一个可供参考的例子便是WPS与Office之间的软件竞争。

在90年代,国产的 WPS售价 480元,而微软的 Office仅售 97元,两者的市场竞争优势一目了然。

所以一个简单的反事实便是,如果我国当初靠政策强行拒绝性价比更高的国外集成电路(和操作系统),那么电脑、手机、互联网等在我国的普及速度肯定会大大放慢,BAT等企业很难取得今天的成绩。

这一点对我国当前的集成电路产业“国产替代”建设具有深远的参考意义。

在国产集成电路不具备市场竞争力的情况下,强行国产化一定会导致我国在互联网、人工智能、移动通信、云计算、区块链等集成电路应用领域的发展速度放缓。这一得一失,值得我们慎重地思考和权衡。

4

结论

由于美国政府近年来多次对我国集成电路企业实行打压,所以很多人似乎都忘了一个最简单的事实:集成电路产业的核心发展动力是经济力量提供的,政治力量确实可以在短期内扭曲产业发展方向,但经济规律终究是不以政治家的意志为转移的。

事实上,包括诸多美国企业和美国半导体行业协会在内的全球相关企业和组织,都不认可美国政府对华为的制裁,并多次向美国政府进行游说和发声。

集成电路产业要实现“双循环”:千万别为了国产而国产!

不仅如此,就在今年年初,美国半导体行业协会委托波士顿咨询对中美半导体摩擦进行研究,波士顿咨询给出的结论就是,如果中美半导体产业全面脱钩,那么美国在短期内有被韩国取代的风险,长期则有被中国取代的风险。

我们有理由相信,美国半导体行业协会可能已经通过一些渠道将该结论告知了白宫。因此,中美半导体产业全面脱钩的可能性并不高。

因此,我国集成电路产业的“双循环”建设,应该以激励企业自主研发为核心指导思想,通过技术进步来争取产品市场份额和产业链安全。

在国产集成电路性能没有得到提升的前提下,“为国产替代而国产替代”的策略是完全不可取的,不仅会耽误我国信息化建设,还会走上主动与全球集成电路产业脱钩的歧途。

作者单位:复旦大学复杂决策分析中心

评论